砂糖貓

靖苏||漫威

还可以

【太中】千百萬次的謊言及唯一的真實

啊.......茉茉的文总能打动到我.......好多细节处都很棒.....最后感情磅礡而出的地方也写的好好QAQQQQ
太好看了.......

茉:

給 @ㄨㄑ 蕪青 的文,跟她聊了大半天,腦出了這篇文。短短的3000字


原梗走→ 


 


花吐症+校園架空


簡而言之就是個太宰治一直耍中也玩結果自作自受告白不成功的故事((笑


 


01.


 


 


 


太宰治坐在他的斜前方。每當他抬頭望向黑板時,總能看到他的身影。


 


 


少年穿著白襯衫的背脊,手撐著頭,側臉是安靜而好看的。太宰治百般無聊的轉著手中的自動鉛筆,節骨分明的手指靈巧的像變魔術一般,連簡單的轉筆都能被他玩出許多花樣。


似乎注意到了後方的視線,他偏頭,正巧與中原中也對視。他笑了笑,悄聲開口:


不專心哦?


 


 


中原中也狠狠地瞪了對方,低頭認真抄起了筆記。跟太宰治同班已經是天大的災難了,為什麼又要把他安排在離他這麼近的位置!


中原中也現在有點相信墨菲定律了,不然為什麼新學期的一開始,他就要遭受這種磨難。


 


 


他與太宰治是全校周知的死對頭。從一年級剛進來開始,他們倆就互看不順眼。


當時還只是隔壁班的兩人,明明教室不同課堂不同,卻還是能動不動在走廊上遇到就打起來,兩班的導師都為此頭痛。最後還是拜託主任幫忙,將他們外堂課的路線錯開,這才平息了些。


沒想到升上二年級,同選了理組的他們,這次竟然被分配到同一班。當班導拿到名冊時,也同時接受了班公室內零零落落的祝福及加油。


 


 


到底為什麼看太宰治不順眼?其實中原中也自己也說不明白。


始業式那天他們兩班站的近,中原中也身後就剛好站著太宰治。他當時也沒多留意,只覺得對方的笑容看起來很假,讓人毛骨悚然。明明是在笑著,卻只是裝裝樣子的笑容。真是個偽君子。他在心底評價。


太宰治那時的臉上和手上還纏著繃帶,更讓人感覺不舒服,不過中原中也也不是喜歡挑事的人,對方沒有冒犯他,他也不會做什麼失禮的事。


至於他們在始業式的最後十分鐘打起來的原因,就是因為太宰治冒犯到中原中也了。


 


 


「我說,前面這位同學,」


中原中也感覺到自己的後背被戳了戳,他轉頭,撇到對方名牌上的名字。


名為太宰治的同學搭著他的肩,微微比著旁邊的隊伍,


「你是不是排錯隊伍了,中學生的隊伍在那邊喔,你看。」


笑容滿面。


 


就為了這一句話,中原中也徹底和太宰治結下了樑子。


他那時第一件做的事,就是掄起拳頭用力地往對方的笑臉揍上去。


就此一戰成名。


 


 


 


日後太宰治就常常鬧著中原中也玩,經過這一年來的洗禮,他都差不多習慣了。


太宰治的第一個謊言或許能騙到他,但到第一千個,中原中也可不會再上當。


 


 


始業式暢快淋漓地打了一架後,中原中也被拖著丟進了醫務室,跟著太宰治一起。


當然是太宰治身上的傷比較重,相較起來,中原中也根本沒受什麼傷,他只是被一堆老師還有主任拖過來,意思意思的處理一下。


老師們慌忙地打電話聯絡家長去了,還有處理大大小小由他們引出風波的後續。


中原中也包紮完,就安安靜靜的坐在醫務室的床邊,攪著手指,剛剛的活動完興奮的心情還沒平息。


太宰治花的時間比他久,他自己下手多重他也知道,他只希望對方有學到教訓,不要隨便堆著笑臉開別人玩笑。這麼一鬧中原中也也累了,順勢倒上白淨的床,有著洗潔精的味道。


就在他被微風吹得迷迷糊糊、快要睡著之際,太宰治拉開裡頭的門簾,帶著新的傷口及包紮好的繃帶慢悠悠地走出來。校醫出去處理事務,偌大的房間只剩他們兩人。


他們安靜的對看,已沒了先前的劍拔弩張,只是靜靜的看著對方。


「你剛剛幹嘛二話不說就打上來?」


太宰治坐到中原中也身旁,也跟著躺下來,兩人視線平行。


中原中也別開了臉。


「這你自己還不知道?因為你欠揍啊。」


「我只是好心啊,我是真的以為你走錯,好心幫你而已。」


這是個謊言。


中原中也敢確定對方看到自己的名牌了,上頭可是清清楚楚地寫著高中部一年級。


他不拆穿,但也不道歉。


「別拿你那一套忽悠我,你的笑臉讓我噁心,太宰治。」


「你知道我的名字啊,我還以為你不知道,然後就朝一個陌生人的臉上出拳。」


「我打你是你自找的。」


「這我知道啊,但我也是真心想跟你道歉。」


太宰治支起上半身,看著躺在身旁的中原中也,友好地伸出了手,這次不是做作的笑容了,是很普通的微笑。


「中也,剛才的事,很抱歉。」


中原中也有些驚訝地看著太宰治的一系列動作,突然湧起的罪惡感讓他閃開的對方的視線,太宰治都直稱他的名字了,看起來的確是正經地想道歉。


他握上了對方的手。


「我....我也有不對的地方,我不應該出手揍你,抱歉。」


 


 


太宰治友善的握了握中原中也的手,笑容漫的更大,最後他幾乎是顫抖的輕笑出聲。


「哈哈哈哈哈你竟然當真了對吧?」太宰治甩開還愣著的中原中也,逕自跳下床,「收穫了一個很不錯的表情呢,中也你的道歉很棒喔,雖然我認為你完全沒有必要道歉。」


意識到剛才太宰治的道歉是第二個謊言,目的只是為了讓自己開口道歉,中原中也氣炸了,完全控制不了想要再次把太宰治揍趴的心情。


他也立即付諸行動,在老師們都還沒回來之前,狠狠地把對方揍倒在地上。


就這樣他被學校記了一支警告。


 


 


 


他現在已經能分辨太宰治的笑容了。哪個是假的,哪個是不懷好意的,還有更多的是偽君子的彬彬笑容。


不論看到哪個他都厭惡的想吐。


例如現在,才剛下課,太宰治就笑瞇瞇地湊了過來。


「中也,下節課在實驗室喔,一起過去吧。」


這絕對是有事要求幫忙的笑,中原中也不動聲色地收拾好課本,跟著對方走出教室。


果不其然,他們在走上樓梯時,太宰治就擠在他身旁,下課間樓梯來往的人本來就不少,他們走在扶手邊,太宰治的手就從他的後口袋抽出了菸盒。


「你他媽的不能自己搞到手嗎?」


「找中也你最快嘛。」


他們拐進頂樓最偏僻的廁所,中原中也找出打火機,扔給了太宰治。


「用完了記得還我。」


他說,便頭也不回地離開。他可不想跟著太宰治翹課,他可是年級前十的好學生呢。


 


 


 


那節課太宰治沒到。再次見到他時,已經是午餐時間的事了。


 


 


太宰治回來時臉色並不好,蒼白的很,中原中也也沒多在意,太宰治平時就纖細白淨的樣子,況且他跟太宰治並不熟好嗎?屢見不鮮的,太宰治剛坐下來沒多久,就被其他傢伙叫了出去。大概又是哪個學妹要真情告白了吧。中原中也想。


太宰治的好皮相吸引了不少女孩,光開學以來這幾周,就大概有五六個女孩來找過他了。太宰治的回答一律都是拒絕的吧,中原中也到目前為止都沒聽過有哪個女孩成功的消息。


反正那都不甘他的事。


他回過頭,繼續解決自己的午餐。


 


 


 


快要敲午休鈴了,中原中也匆匆下樓,打算五分鐘內去買個飲料就回來,趕在被記遲到以前。


他在自動販賣機前猶豫不決,最終投下了硬幣,按下他最常買的碳酸飲料。他轉身走回教學樓,卻在拐角處停了下來。


「太宰學長.......我....那個.....」


從另一邊傳來聲響,是個柔和、膽怯的女聲。


中原中也站在走廊內,心下暗道不妙,他竟然踩到別人的地雷區了。直擊這種告白現場是他最不屑的事,但現在也不能出聲,出聲只會更尷尬而已。


女孩的聲音斷斷續續地從牆的另一邊傳來,大概是在敘述他遇上太宰治的經過,中原中也心想你們都看錯太宰治了,他才不是什麼具有紳士風度還文質彬彬的傢伙呢,他就是個討人厭的混蛋啊。


太宰治安靜的聽完,末了,他也只是說了聲謝謝,卻沒有答應。


中原中也暗自鬆了口氣,終於要結束了。果不其然幾秒後女孩就從中原中也的身邊跑過,,帶著淚水,根本沒有注意到自己。中原中也看著女孩跑走的背影,心想太宰治這傢伙又糟蹋了一個心意啊。


 


 


半晌沒有動靜,中原中也估摸著太宰治大概也已經走了吧,便從拐角處走出來,卻看到原本以為走了的傢伙,還蹲在原地,看不清表情。


中原中也走進,才發現太宰治臉色比剛才看到的更加蒼白,他看著他咳出聲,有些喘不過氣。


「喂,太宰,你沒事吧?」


中原中也也跟著蹲下來,拍了拍對方的後背。太宰治的臉白的嚇人,還在不斷的咳嗽,氣音斷斷續續的,像隻渴水的魚在噗騰。


看著他越咳越嚴重,中原中也有些慌了,他站起身,「你先待著,我去找校醫。」


正準備轉身去叫人,他的衣角卻被太宰治拉住。


「...咳咳.......等等,不用....我沒事。」


太宰治擺了擺手,不讓中原中也去找人。中也再次蹲了下來,他看見太宰治的手在抖,便伸手扶他。


午休鈴在這時打響,中原中也預估他們還有五分鐘的時間,他再問了一次太宰治的狀況,確定不用去醫務室。


「你真的沒事?能站起來嗎?」


「嗯,沒事,大概是小感冒。」


太宰治的症狀的確緩了下來,呼吸也慢慢回歸正常,但纂著中原中也衣角的手還沒放開。


「中也,能聽我說一件事嗎?」


太宰治吸著氣,抬頭看中原中也,這是個中也看不懂的表情,不是假笑,是從沒有出現在太宰治臉上的表情。


「你說,我在聽。」


 


 


微風吹過,兩個人蹲在走廊下,以一個奇怪的姿勢。太宰治張了張口,露出了微笑。


「我喜歡你。」


他感覺到抓著自己衣角的手緊了緊。


 


 


 


中原中也直覺這又是另一個謊言。


這場景未免太不真實,在校園靜謐的一角,太宰治跟他告白。


這樣非常浪漫,中原中也不能否認,如果他是剛才那女孩,現在大概立刻撲上去擁抱太宰治了吧。


但他不是,他是中原中也。


 


 


他也跟著笑,握著太宰治的手把他從地上拉了起來。


「嗯哼,這是報復嗎,報復我剛才偷聽你們的談話?」


他不會傻到再相信太宰治的謊言。


第一個能騙到他,不代表第一千個可以。


 


 


下一秒,太宰治換回了平時的笑容,雖然臉色還是很蒼白,但沒顯露出像剛剛那樣的病態。


「啊啦,中也果然沒那麼好騙了。」


中原中也打了他一拳,下手不重。


「笨蛋,誰會被這種謊騙到。你能走的話趕緊走,我們已經遲到了。」


 


 


中原中也率先踏出步伐,把太宰治扔在後頭。太宰看著他的背影,大步的、挺著身的背影,只是看著,就這麼看著。


 


 


他摀住嘴輕咳了幾聲,幾片花瓣從指尖飄落。


 


 


《千百萬次的謊言及唯一的真實》


TBC.


 


幾乎是笑著打完的,吃鱉的太宰www太可愛了((我是粉


後續什麼的我不知道,等有想法再說,目前我們兩個都沒有後續的想法((。


 


另外,後知後覺明天or後天更新。


 


 

出乎意料的自殺突擊隊-影評(主丑哈)

啊...首先擅自转载了很抱歉但是看到这篇真的超激动想发表顺便交流一下感想


-我也是刚看完电影→冲首日的家伙
本来是冲着哈莉去看的对joker不抱什么cp的期望所以各种场面出来后真是苏———到一个爆炸😂😂
-啊但是我不讨厌电影这样的发展,反而可以说我爱死啦!!这种病态的互相依赖与漫画风格完全不同,我竟然就这样被硬塞了一大口糖(((真是太棒了,给电影世界的官方跪了
-虽然一开始落水那里我挺担心的joker竟然不救harley,但是后头看到joker超用心的在规划救援计划时整个少女心爆发,啊啊啊果然是在意的嘛
-回忆中harley跳化学池那段,原本joker要丢下她一个人走了但是又停下来看,然后果断跳、了、下、去,这幕我在电影院捂嘴尖叫啊😂😂😂

-总之很多人说好象ooc了什么的不符合漫画形象,但是我吃糖吃的很开心,电影给了我很不一样的感受,而且是很棒的感受。所以把电影跟漫画世界分开了看也不无不可。
-啊但是这样的剧情发展还是会让我隐隐担心之后会不会来个大爆虐,打击的更惨呢😐

以上,抱歉我有点语无伦次,但是现在很想勾搭丑哈同好😀

Natalia:

嗯...這部片子很讓人意外。


這是一部愛情片!!!(留待有雷部分再討論)


先客觀地說說評價好了。一群壞人組隊相惺相惜拯教世界的題材真的很吸引,但是呈現度方面有待改善,個人覺得小隊成員之間的信賴建立得略為突兀。音樂非常好聽。


打戲本身不錯,可是boss的動機超級薄弱,比奧創還來得莫名其妙。


角色方面,小丑女性感狂放,吸睛至極,死亡射手重情重義,表現不俗,冷酷無情的局長是一大亮點,其他小隊成員卻被神隱。萬眾囑目的小丑嘛,就如我標題寫的,讓人很意外。這版的小丑其實稍微ooc(out of character)了。不太像漫畫或其他經典版本,而是一位瘋癲而深情的黑社會老大。  


我個人其實很喜歡這部片子,但是又有一點不適和失落。


因為我想看的,是動作英雄片啊!(翻桌)


以下部分暴雷及大量丑哈劇透,未看電影者迴避。  




















我一開始以為新小丑的形象和性格會完全忠於漫畫,大約是個不顧女伴死活的瘋子。所以在看到小丑跳入化學毒池那幕,我整個是處於石化狀態。 我預計那幕是兩人被追捕走投無路 才跳池,但電影的呈現十分浪漫。


小丑問哈莉:「問題來了...你願意為我而死嗎?」


「我願意。」


小丑又問:「那太簡單了。你願意為我而活嗎?」


「我願意。」


然後哈莉自願向後掉進化學毒池裏。畫面停了幾秒,哈莉還是沒有浮上來。(片中有說哈莉不懂游泳) 小丑回頭走了幾步,我差點忘了預告片,以為他會就這樣丟下哈莉離開。怎猜到他嘆了嘆氣(我幻覺還是真有求指正),轉身飛躍進化學毒池裏抱起哈莉,兩人在水中激吻,紅藍顏料隨即蕩樣成一顆扭曲的愛心。


像這樣大秀恩愛的鏡頭還有不少,哈莉在揀裝備出發時吻了下一條寫着puddin的項鏈。小丑用直升機來救走哈莉時,哈莉問小丑是否為迎接她所以穿了禮服,小丑說自己可以為哈莉做任何事,還說預備了神馬葡萄香檳等她。(這真的是小丑嗎)


之後局長下令炸了直升機,氣流把機上的哈莉捲到附近的天台,她看着直升機墜毀,表情讓人心碎。


之後魅惑女巫展示每人心裏最想要的事物,哈莉看到的是小丑娶了她,兩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而哈莉假裝向魅惑女巫投降時,要求的也是讓她的小布丁回來。


最後片尾揭露小丑沒有死,還炸了監獄救哈莉出來。哈莉喜出望外地撲向小丑,小丑向她說「letˊs go home.」超級甜蜜啊。 這版的小丑和哈莉十分浪漫,閃光彈放不停,讓我很矛盾。作為丑哈黨覺得很甜,但小丑的性格真的不是這樣啊。


總括而言,這部片子由50%丑哈同人和50%自殺小隊組成,會讓丑哈黨覺得很開心,就算撇開愛情成分,也是能讓你看得過癮的成功爽片,但是聚焦在小隊本身的觀眾可能會稍微失望了。

【虫绿】Dual Personality【上】

好高兴QAQ竟然有人写了后续,真的太开心了!!!!
而且写的好好看啊.......期待;))))))

现在开始想变成一座岛:

原梗来源:@砂糖貓   【Parksborn】双重人格梗


之前很早就问了姑娘要授权一直拖拖拖【orz


————————————————————————


考试2周每天都有新的死法#


也算是释放压力但可能写得真·乱七八糟【。【希望手艺还在


——————————————————————————————


在凌晨4点接到电话时Peter才察觉到了Harry的问题。


 


“嘿,Pete,你……你得……帮……”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断断续续,加上Peter实在是太困了,他甚至都疲于再多分出一分心力来分辨传到耳中的沙沙杂声,“Harry,我真的太累了……我明天去你那儿……”


 


“你好啊~蜘蛛侠。”这次听筒里的声音太过于清晰,Peter甚至听出了语气里尖锐的嘲讽。


 


Peter完全清醒了。


 


 


凌晨的纽约难得的安静。往返于林立高楼间的车辆稀疏却有序,开始有晨跑的年轻人,开始有整理到货的杂货店老板,整个城市处在混沌与清明的交接处,空气尚还清新好闻。而当人们被零散的人们被“嗖,嗖”的声音吸引抬头时,擦过眼角的是一抹红色的身影。“哇哦,纽约的英雄又出动了。”人们大多习以为常地默念,然后继续从事自己手头被截断的事。


 


而作为当事人,Peter只是不断机械地伸手射出蛛丝,在牢牢黏住大楼外墙时借着惯性将自己甩过去,然后不断重复。他已经挑选了一条最近的路了,但Osborn大厦像一座灯塔,始终遥不可及。Peter实在太过于惊慌,但他一点都不后悔。将自己的另一重身份同儿时的密友现在的男友分享,他不否认当时脑子一热被Harry接受的喜悦失控压过了理性,但什么都不该瞒着另一半不是吗?更何况Harry那时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情绪波动。


 


那现在这是怎么回事?开玩笑吗?


 


 


Harry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时已经晚了。他将实验室给他的药剂注射进手臂时疼痛的确得到了短暂的纾解,但是强烈地目眩在下一刻猛烈地袭击了他。他的头颅仿佛被从中间劈开,桌上的所有酒瓶子被全部撞落在地上,Harry挣扎着在摸到手机后希望能给Peter打个电话,剧痛的侵袭下他只能不断地重复着发出细微的求救声,在失去意识倒下时碎玻璃碴混合着浓烈的酒扎进了他的身体里,不省人事。


 


 


Peter在破窗而入后隔着头套与“Harry”僵持着。很明显,这不是他熟悉的Harry。这个在容貌上与Harry一模一样的人正自在地坐在沙发上挑出被扎进肉里的碎玻璃,看见破窗而入的蜘蛛侠后也只是微微挑眉,甚至连眼皮都没抬,留着他一个人紧张地站在窗边,“放心,我不会伤害他的。”这个“Harry”的声音比Harry更加尖细一些,“你的Harry还在这个身体之中,我呢……怎么说,有点像是他的另外一个人格~”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绿魔。而且Peter,虽然初次见面,但我似乎不太喜欢你。或者应该说我的每个细胞都叫嚣着……”


 


“痛恨你。”


 


能有什么比自己最爱的人,露出自己最熟悉的微笑,嘴角上翘,骄傲而自信地冲着自己一字一顿说痛恨自己更绝望的事吗?至少Peter现在是没有办法想像了。说完这句话的Harry毫无征兆地晕倒了,而蜘蛛侠引以为傲的灵敏反应却没有来得及接住他,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脆弱的Harry就在自己指尖大约2公分处错开,砸在地上。明明就在眼前,刚才那一瞬间的陌生让Peter心悸到无法做出任何反应。


 


Peter盘腿坐在Harry的旁边,摘下了面罩,仔细打量着Harry。他白皙的脖颈上有一块奇异的鳞状绿色疤痕,Peter之前从未见到,或许最近见面次数少得不足以让他注意到这块丑陋的疤痕。他只能俯下身子轻轻舔了一下疤痕,感受到蜷在地上的Harry不适的扭动,温柔地将汗湿的他抱进怀里。


 


 


Harry躺在舒适的大床里,慵懒地用脸蹭了蹭柔软的枕头。小少爷想要淋漓地伸个懒腰时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又整个儿地被某个穷酸的高中生抱在怀里。“Harry~”男生似乎感受到了Harry的动作,却怎么也不愿意睁眼,只能嘟嘟囔囔地松开一只手,熟悉地用另一只手揽过Harry,迷糊地将嘴贴在Harry的脸上。


 


“嘿……嘿!”Harry尖尖的耳朵有些泛红,羞恼地用脚狠狠地蹬向Peter,Peter却先一步伸手抓住了Harry的膝盖,刚睡醒的两人打闹起来就像两只软糯的小奶猫,闹着闹着就又哼哼唧唧地抱在一起。随着昨晚的记忆逐渐恢复,Harry突然紧张地抓住Peter的小臂,“Pete,我昨晚怎么了?我记得在注射……”


 


“Harry!”Peter看着说到一半突然住嘴并转身背对自己的男友,从昨晚开始,心里不详的预感越发严重,“Osborn!告诉我,你最近怎么了!”回想起昨晚看到的绿色鳞状疤痕,Peter后知后觉地联系了最近Harry有意无意的奇怪行为,跟Harry一起看过的一个关注“蜘蛛毒液”的研究就毫无预警地闯进了Peter的大脑,他猛地掀开被子绕到床的另一侧,Harry将自己蜷成了一个团,嘴紧紧地抿着。Peter觉得自己的血液都要倒流了,从床的另一端过来的短短的距离他的手脚却已经变得冰冷,他蹲在Harry前方,“Harry,你……是不是在拿我的血液和DNA做实验。”


 


逆着光,Peter没能看清Harry的表情,但他看得清自己的男友点了点头。


 


“Pete,别这么幼稚,我只是晕倒了,昨晚没发生任何事好吗!更何况在晕倒之前我还给你打了个电话……”


 


“你就记得这些?”


 


“我该记得什么?”


 


看着焦躁不耐的Harry,Peter看了看时间,某高中生只得先无奈地顺着某年轻总裁的手把他拉进怀里,“听着Harry,昨晚确实什么也没发生,我只是一赶过来就看见你晕倒了有点着急。我现在去上课,约个晚饭?但是答应我,等晚上你得告诉我这里的事。”他偏过头又轻轻舔了一下Harry颈处的疤痕,“全。部。”而后,收获了一个带着颤音的“好”。


 


 


疼痛毫无预警地袭来时Harry正在往公司新型武器项目的审批报告上写下驳回并通过电话要求Felicia对其进行备注。突然,Harry开始不受控制地小幅抽搐,体内涌上一股消极黑暗的情绪,浸润了他整个身体,他时而觉得自己在被痛苦地撕扯时而又觉得从未有过的轻松自在,肉体上激烈而频繁的疼痛刺激得他精神有些恍惚。在一阵刺眼的雪白中,Harry勉强听见听筒里传来他的秘书断断续续,公式化的电子音,他有些疲惫,他可能忘了,也可能不想去赴Pete的约了……Harry侧躺着蜷缩成一团,很快就被淹没在白色的强光之中。


 


“Harry”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原本漂亮的薄唇现在诡异地始终保持咧开的样子,眉眼中带上了似笑非笑的嘲弄轻蔑。他回过头,看着投影在桌面上方的新式武器。或许他喜欢搞些小破坏,最主要的,这一定能给纽约市的义警带来不小的麻烦呢,随意转动纽约市的立体地图,“Felicia,麻烦将我刚刚驳回的项目申请再发给我一份……算了,告诉武器研发部的人,我现在下去。”


 


 “Hello ~ Peter,你还在等你的小Harry吗~看来Harry没有告诉你你们的新约会地址嘛?二十七号街快餐店,等你哟。”


 


 


今晚的二十七号街人满为患,一年一度的复古集市正紧锣密鼓地开展。Peter架着方框眼镜着力掩饰自己的焦虑与恐慌,距离“Harry”给自己的语音留言已过去了5个小时,他几乎是一下课就立刻赶了过来。集市旁的快餐店里充斥着油腻的香味,Peter将汉堡的最后一口抖入口中,嘴巴被塞得鼓鼓得仍警惕地环视周围。枪声最开始响起时Peter以为是烟花声,直到人群中开始传出尖叫,血腥的气味在被强化过的感官上显得令人更加难以忍受。人们四处逃窜,但枪声始终没有停止,Peter尽量用跑酷的方式掩饰自己,向着枪声传来的方向冲去。在混乱的人群中,他无法准确地定位Harry,而每分每秒的流逝,他的鼻尖都会缠上更加浓郁的血腥味,他只能不断地在心里祈祷,盲目的焦虑已经快将他吞噬。


 


小个子的男人一边发出咯咯的轻笑一边随意地射杀他射程范围内的任何人,“你们认识我吗?”活着的鬼哭狼嚎地四处奔逃,伤着的倒在地上气息微弱,他似乎根本不在意自己的问题是否有人能或者愿意回答,他姣好的面容露出礼貌的微笑,仿佛真的是在谦虚地做着自我介绍:“我叫Harry  Osborn,你看这。”他对着瘫倒在地上的人们指了指自己脖子,在夜色的笼罩下丑陋的绿色疤痕忽隐忽现。“这是逆转录基因遗传病。无法治愈。”他快活地冲着试图呼救的女子眉心开枪,女子的头颅瞬间就被炸得细碎,红白色的浆体有些许溅在小个子男人的裤边。“这把枪不错。那就让他们批量生产吧~”他不甚在意地将枪扔在地上,从背包中又掏出一把,“再试试这把~”


 


“你们有想过蜘蛛侠会来救你们吗?你们……”


 


“Harry!”呼喊声使得“Harry”有了一颗分神,下一秒坚韧的蛛丝就将“Harry”手中的枪打掉,并把他的双手紧紧捆绑住固定在凹凸的砖面墙上。


 


“哦哦~瞧瞧这是谁?纽约市的大英雄。”


 


“Harry……”


 


“Pete~”Peter痛苦地看着自己的爱人,斑驳的血迹狰狞了他的面容。他还是一样的那个人,但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是Peter从他身上看到了Harry的影子。


 


“你到底怎么了,Harry……你到底……”


 


“我恨你,蜘蛛侠。”男人突然严肃了起来,目光中的怨毒在黑暗的夜里仍锋利地直直插进了Peter没有面罩阻隔的眼里。“Harry对你能治好他的病一直都心存希望,从而,对你的拒绝一直就心存芥蒂。而你的血液,甚至你的精液,并没有能克制这种病毒的效用,但它似乎能对Harry的性格有所影响,所以你可爱的小Harry内心中的阴暗和消极就被……扩大了。”


 


“而我,就是他这样的人格。”


 


“可惜,我们似乎不能共存,清醒时候的他似乎完全不记得我呢。”


 


“但是终有一天,我将占领他的身体。Pete,你该拿我怎么办?”


 


Peter忽然无法出声,环视周围,浓重的血腥味熏得自己难以抑制地干呕出声,枪弹的痕迹醒目得刺眼,而Harry则是双手受制于头顶,冲着他露出真诚的微笑。他徒劳地张了张嘴,悲哀地发现就算面对这样的Harry,对他自己仍调动不出一丝负面的情绪。




“我,可能束手无策。”男孩似乎只能这样颓败地回答。







美國隊長3

有认识的太太看完美队3了QAQ,啊啊啊我超期待的但是又不想被剧透到😂上映后马上冲去看!

茉:

剛剛才從電影院出來,看的是美國隊長3.....現在心情很是激動,畢竟是從半年多前就開始期待的片,今天終於如願以嘗。


有點涉及劇情,但我盡量不劇透。


先說,真的超級好看!!!!!內心在狂吼尖叫,看的每一秒都在尖叫顫抖著。


隊長真的非常非常非常帥,打鬥場面都很到位,超漂亮又流暢舒服。重點是,帥炸了!堅持自己的想法、做自己認為的事,這位布魯克林小子從來沒變過!


Tony這邊又好笑又虐,他去找小蜘蛛那段真的很有趣 ww個人超喜歡那裡:)至於其他炸開了的畫面....虐啊...但是又很好看,Tony和美隊的打戲超棒!!


Bucky的結局....我很是哀怨,不要這樣對巴基啦!!不過Bucky線非常精彩,打戲非常非常過癮,乒乒乓乓的超火熱,然後很爽啊!不過Buck的顏值...一開始出現會有點嚇到,不過後面有拉回來,還是很帥;)


其他的話....腥紅女巫這裡我好喜歡啊,幻視很帥的,還有點呆呆的ww


小蜘蛛超級可愛!!!總之就是很可愛!!!!


黑寡婦超漂亮!這次的髮型好美,而且開場超帥的!整個美,然後超霸氣。


鷹眼嘛...跟蟻人那段好有趣www笑點超多,然後復出的超帥!!可憐的是他的老婆孩子們啦w後面還有一段跟Tony的挺好笑😂


總結就是,超級好看!
不枉費我段考前一週跑去看,上映第二日就忍不住了好嘛。


有看過的人,歡迎交換意見啊!

【Parksborn】双重人格梗

Parksborn

 

设定
Harry双重人格,另一个人格是绿魔,但他本身不知道自已其实是绿魔。
Peter查觉到了,正努力让绿魔人格不要侵占Harry的身体。

只是写写脑洞,没有後续

ooc

以上

 

 

 

00.

 

 

下一秒,狂傲的笑脸又出现在Harry脸上。

 

「竟然被你发现了啊。」他笑道,张狂的微笑占据了他原本好看的脸庞,显得扭曲而不真实,「可真厉害啊,不愧是我的挚友。」

 

Peter知道那不是他。

 

「你究竟是谁?」他保持着距离一步步退开,带着警戒的眼神看向Harry。

 

「哈哈,真是个有趣的问题。」绿魔毫不在意地耸耸肩,「如你所见,我是Harry啊。」

 

「不,你不是。」

 

绿魔在阳光下眯起眼睛,Peter发现那原本湛蓝的眼瞳,竟在光线下晃的有些偏绿。
像是要躲避阳光似的,绿魔轻巧地踏着碎步转身,沿着一块块的砖道步入了墙角的阴影中。

 

「不管你怎麽想,但我依然是我。」他双手插着口袋,挺直着背脊,在阴影的深处停下,黑色的影子斑驳地遮住了他半个面庞,「我是Harry Osborn,而另一个懦弱的小家伙,也是我。」

 

Peter看着站在黑暗中的Harry ,手掌虚握着,又缓缓松开。

 

「够了......」他气愤地说道,突然冲动的冲向前,跩住了Harry 的领口「快给我从Harry 的身体里滚出去!」

 

Peter用力到指节发白,但眼前的人却仍然一副轻松的微笑。

 

「Calm down,Pete.」绿魔轻巧的後退,魔术般地挣脱了Peter的手,摇摇摆摆的向前倾身,拍了拍Peter的肩膀。

 

Peter忽然没办法出声,身体像是冻结般无法动弹,他张嘴,却无法发出任何音节。

 

「See you,my friend.」绿魔给了他一个飞吻,随後转身,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END.

 

 

 

Astronauts-simple p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