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糖貓

靖苏||漫威

【巍澜】完结肉文分类推荐合集

Veo:

◆纯车向,之前自己mark留着回味的车文不知道为什么被转了超多,仔细想想还是删掉认真分类做个推荐~仅是个人喜好推荐


◆询问太太们意见附赠了主页艾特,希望没有很打扰,标注了推荐理由,可以按自己喜欢的风格食用



@一顾阑珊 


最开始读的是太太的冷战梗,很喜欢她把平淡人生写得很舒服的文笔,不拖沓却也把事情记叙清楚,情与欲结合非常值得细读(而且太太人特别好特别可爱啊啊啊爆灯)


好梦如旧


美人今年16岁


 


@Lon


喜欢abo的点这~pwp走起


色欲熏心


声色纵情


 


 ◆ @一程 


一篇醉酒梗,题材就是我很喜欢的!更主要的是从太太的文字中我读出了深情,而不单单是肉


归宿


 


◆ @酥酥甜心 


 这位太太一开始是在微博看到的!标准的甜党,喜欢abo可以mark一下这位太太,个人扫文时看到这个id基本就感觉质量保证了,性格把控很棒角色很还原


梦想成真


发情设定


无责任炖肉


段子


 


◆ @莫染_ 


太太人也很好了~入坑是那篇爱情幻梦,太太的突出特点是心理描写的画面感很强,喜欢代入感强的文点这里!


爱情幻梦


 


◆ @少葱 


很喜欢太太的行文方式,开篇描写就很抓人眼球,and下面的链接是一篇abo~


长风万里


完美计划


 


◆ @执笔未遂 


太太的文风非常贴原著,记得看到肖想那篇时整个人都被镇住了,原著向可以感受到太太对两人的理解


肖想


出差


再也不蹦迪


 


◆ @只是一只Lion 


刚刚被推荐去看了太太的失控,切开黑各种戳萌点,感情很饱满的文总是很让人印象深刻,非常让人心动了


失控


 


 


◆  @人间失格 


这位太太是我在刷最新时刷到的,文笔老练不出戏,文长度也适中疯狂推荐


 ♞恰逢当时


 


◆ @春天里的猫舌💥 


其实一开始入坑就很喜欢这位太太的健身房段子,后来读了太太其他文也觉得梗很棒很有特色~


健身房段子


铁笼之内


千人演说厅


 


◆ @芝士买三斤打五折 


猫科动物入坑!第一篇就是脐橙,太太的文很贴原著不会出戏!倾情推荐


猫科动物


哺乳动物


多汁动物


 


◆ @被狼叼走了的棒棒骨 


太太写过视频的配文,文字把控的节奏很棒,很多描述性文字读起来却很舒服


Lollipop


彩蛋游戏


 


◆ @今天还是婕羽 


第一篇是就镜面play,喜欢道具的朋友可以mark一下~太太主动私信我受宠若惊,刚好正在整理,推荐一下~


猫耳


小澜孩的醋


 


◆等太太们都同意推荐后应该还会再补充一些~可以先mark~


◆赶快去给喜欢的太太打call了!

声明一则

在线吃粮:

经过热心群众举报


 


发现作者 @云来不喜 涉嫌无授权改文,经过内部人员审核发现,其在lof上面所发布的所有文章都是无授权改文,这种抄袭行为严重影响了文圈秩序,在此要求 @云来不喜 作出正面回应并删文道歉。


我们内部整理了她在lof发表的作品,经审查,因为各篇涉嫌严重抄袭,下附抄袭的作品与原作品列表,以及我们制作的调色盘作为佐证,特别在此公示。

我们呼吁这样的行为能够在圈内有所减少,甚至杜绝。同样,作为有关方,我们也会深刻反省,严格审查活动参与作者
,不让这种事情再度发生。


 


 


 



作者云来不喜首页衔接

    

 


 


 



起因是昨晚云来不喜发了一篇《负负得正》,在被人指出改文正泰圈同名文《负负得正》后删除。


 


附原作者衔接 (2017.05.20)


 


云来不喜文章附图



 



《除了樱花和爱情》


 


原作者:2018.6.19  附带衔接


 


云来不喜:2018.06.23  附上衔接


 


 


run to you


 


原作者:2018.05.01  附上衔接


 


云来不喜:2018.07.06   附上衔接



 



《知途》


 


原作者:2018.07.03  附上衔接


 


云来不喜:2018.07.04 附上衔接



 



一见不钟情


 


原作者:2018.06.04  附上衔接


 


云来不喜:2018.06.30  附上衔接



 



《mad hatter》


 


原作者:2017.10.07  附上衔接


 


云来不喜:2018.07.06  附上衔接


 


 


与你无休止于三番


 


原作者:2017.07.16 附上衔接


 


云来不喜:2018.07.07  附上衔接



 



《吃干抹净》


 


原作者:2018.03.07  附上衔接


 


云来不喜:2018.07.05  附上衔接



 

茉:

幫澤老師擴~
不看沐秦tag但是瞄了一眼emmmm希望寫文的作者能尊重自己也尊重角色。
有感而發,請各位都尊重筆下的角色。
泽寰阿姨:

不好意思我要占一下tag撕逼,泥塑这件事情不能不了了之。原耽写成什么样子都好,带着正主名字的同人,就算你不带着爱,至少请先把他当个人。

先庆祝一下“神仙写手”@倾迟 “老师”删文放过了我可怜的同行韩律师。

不过您真的不打算回应一下大家的疑惑吗?把角色塑造成这个样子是文前预警就可以免责的吗?

这样吧,转发抽奖,@倾迟 “老师”如果回复说明了她的创作初衷确实是带着爱的话在转载点赞评论这段话的妹子里面抽一个人全国包邮送图二的iroha口红款,如果@倾迟 “太太”能够放过我们的秦大田好好做人呢,我再抽一个姑娘送图一的iroha雪人。

毕竟,看脆皮鸭怎么会有自动驾驶来的爽?树立正确的生理卫生观念有利于身心健康。

欢迎转发扩散,还泊秦淮两位正主完整的正常人格。


有没有....好吃的灵岳文啊
怎么大家都不喜欢母子局是不是

610233:

嗷小扇子被看到嘞(感谢从昨天开始给我私信的小朋友们啾咪!给他小扇子的小姐姐要是能看到的话联系我嘎我再送你一份好不好😉
图cr Taroball

【卜岳】《生生》59 [甜暖向]

红鸟:


没评论,惨


惨到没力气介绍本章内容


爬走



 


前情目录: 微博@Brynn草籽,同步更新备份中


1  #交换微信


2  #面基 上


3  #面基 中


4  #岳对卜的视角


5  #面基 下


6  #初支视频


7  #第二次合作邀请


1-7微博图链


8  #ktv


9  #说明视频


10  #一起唱歌


11  #逛超市


12  #吃晚饭


13  #关于姓名


14  #看电影


8-14微博图链


15  #在一起


16  #夜谈


17  #起床


18  #今天开始一日


19  #第二支视频


20  #初约会 上


21  #初约会 中


22  #初约会 下


23  #初尝


24  #关于流氓


25  #就是想和你谈恋爱


26  #长久的恋人


27  #穿搭视频 上


28  #穿搭视频 中


29  #穿搭视频 下


30  #一见钟情的心意


31  #要让大家都知道我们在谈恋爱


32  #公开的尺度


33  #第一次别离


34  #礼物


35  #ASMR


36  #我爱你


37  #鱼和肉


38  #小狼狗


39  #做到最后


40  #事后


41  #事后娇


42  #ex们


43  #饮食男女


44  #贴身服务


45  #0还是1


46  #工作交接


47  #步入正轨


48  #假戏


49  #真做


50  #关于名字


51  #一次别离


52  #你的男朋友


53  #洗手作羹汤


54  #前因后果


55  #生儿子


56  #入戏


57  #那个那个


58  #晨爱



全文AO3链接





正文:59


微博图链


 



岳岳啊.....特别喜欢这样的气质

【异霖&泊秦淮】清源(二十一)

相当喜欢您的文章~会一直追下去的,很期待10慢慢地增温感情,还有案情发展都很有趣!当然父母爱情也是我关注的点,能一次性看着么多我喜欢的小地方,真的很享受这篇文❤

二向旋涡:

清源(二十一)




进入房间后林彦俊就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了,这场景简直就像是《电锯惊魂》片场。他们的死者双腿张开仰躺在电暖炉桌旁,身上穿着浅粉色的孕妇装,双手被白色线状物绑在身后,脖子上缠着暖炉的电线,电线甚至还插在插座上。


死者的双腿间有团血肉模糊的东西,林彦俊走近看才发现那是一个胎盘,但孩子却不见了。陆定昊已经忍不住出跑出去吐,而董又霖还在外面为进不进门做心理建设。


“死者身体从胸部经心窝到下腹部,有道长约四十公分的切痕,像是美工刀之类的利刃造成。”董岩磊看了看缠绕过胎盘后蜿蜒在死者身边的脐带,“子宫被切开,胎儿是被活生生拽出来的。”


林彦俊自认为见过的死法已不计其数,但这么残忍还是第一次看到,“雯珺呢?”


“在外面询问死者丈夫。”王子异带上手套开始检查现场,“你去盥洗室看看吧,这样的作案手法不可能身上保持干净。”


“嗯。”林彦俊往里间卫生间走去,流理台上有未冲洗干净的血液,右侧的洗手液还有用过的痕迹,看来凶手行动后时间充足能有条不紊的处理后续事情。


做完采样工作,林彦俊回到卧房,正好毕雯珺也在,“有什么线索?”


“死者丈夫回家看到现场后直接报警了,他之前一直在公司,有完整的不在场证明,我得去问问周围的住户。”毕雯珺收起记录的笔和本子,“现场交给你们了。”


“OK。”王子异抬手示意LPD的人可以离开。


“我那边完工了。”林彦俊放下工具箱帮着王子异继续工作。


“怎么样?”


“一点指纹都没留下,残存的血液估计也是死者的,不过以防万一我采了样。”林彦俊注意到四周没有挣扎痕迹,“这不正常,除非死者被下了药。”


“要等尸检了,我这边也是找不到一枚指纹。”


“贵重物品还在,看样子不是为了钱。”在尸体被抬走后董又霖才敢进屋,他打开抽屉,看到钱包首饰都在。


“情杀?”


“那得是多大的仇。”


 


毕雯珺回实验室的时候正好碰上他们这起案子的尸体运回来,于是跟着去了验尸房。


“现场查完了?”董岩磊帮着韩沐伯将尸体搬上验尸台,对毕雯珺问道。


  “子异他们在。”毕雯珺翻了翻报告,“我回来让大师兄帮忙查小区监控。”


  “那这边交给你了,我去找大师兄。”陆定昊一见有人帮忙,立马闪了出去。


“你们就不该给他逃避参与尸检的机会。”韩沐伯摆平尸体,准备做Y字切割,发现尸体已几乎被剖开,“这造型完全不用我下手了。”


  


“外部伤口长38公分,深2.7公分,子宫伤口长12公分,切口不完整,脐带也被随意剪断。”韩沐伯绕着尸体做测量,董岩磊在一边做记录,“孩子很大可能已经死了。”


“凶手非专业人士?”毕雯珺问道。


“嗯。膝盖内侧,大腿内侧和胯下三处有深浅不一的刀伤,死者没有挣扎迹象,所以这些应该是失误造成。”


韩沐伯开始对死者进行内部器官检查,毕雯珺在旁边看着,偶尔搭把手递下东西。


“这是胃里残留的食物,让老岳做下检查吧。”韩沐伯将容器交给毕雯珺。


“好的。”估摸着短时间内是没有什么收获,毕雯珺准备离开,“有什么发现通知我。”


“嗯。”


韩沐伯话音刚落,林彦俊带了个白色襁褓进来,他在解剖台上将布揭开,里面是一个已经断了气的婴儿,孩子是他们在死者家中婴儿房里找到的。


 


在董又霖决定来SIU的时候,秦奋曾跟他讲过在这里会见到世界的黑暗面,他原以为自己可以忍受,但到底高估了自己,现实是总有人能刷新人性的下限。


现场基本勘察完毕,所有人都离开了,董又霖站在屋子中间,初夏的风从未关的窗户吹进来,带起散不尽的血腥气。地板上标记尸体的轮廓边有几道抓痕,那是机体本能的反应,也是昏迷中母亲潜意识的挣扎。


“Jeffrey,该走了。”王子异和陆定昊将所有采集到的样本放进车里后发现董又霖还没出来,于是返回现场找他。


“子异,你杀过人吗?”


董又霖投来的眼神是王子异从未在他身上见过的复杂,迷茫痛苦中竟杂了丝凉薄。


“这么冷,怎么会有人喜欢?”


TBC.


听说正主又发糖了,开心~

【Peteruce】情到深處不自知

这种时候就应该再推一次我茉的虫绿!
想起当时跟茉茉讲的一堆梗啊......

茉:

首先跟雙黑圈的所有人說,我沒棄坑,請大家耐心等待。


虫蝙太好吃了......罪魁禍首 @砂糖貓 


 


 


主CP:彼得‧湯姆‧帕克3rd(荷蘭弟)x布魯斯‧韋恩(大衛)


副CP:parksborn二代出沒  彼得‧安德魯‧帕克(加菲)x哈利‧奧斯本(Dane)


 


無能力世界,二代兩人25歲,蟲蝙18,已交往設定。


 


 


 


 


00.


 


「睡衣派對?」布魯斯有些懷疑他方才所聽到的話,這個名詞太過陌生,音節滑過舌頭的觸感微妙,「你的意思是,你要在你家幫我辦睡衣派對?」


「是啊,不過也不會太熱鬧,大概就看看電影,跟大家吃東西聊天這樣而已吧。我知道阿爾弗先生一定有要幫你規劃一個盛大的成年禮,但我也想幫你慶生,雖然不會像你家那樣豪華,但我保證會很好玩的。你會來嗎?」彼得停下來喘口氣,有些不安地看著布魯斯,「我哥哥也很想見你,他為了這件事嘮叨好久。」


布魯斯微笑,對彼得自己慌亂起來的常態見怪不怪。


「當然,我很期待。我會跟阿爾佛雷德說今年不用為我準備了,他也可以休息一下。」


「哦不用因為拒絕我而內疚,我知道你很忙.......唉?」彼得鬆開他從方才一直玩弄的後背肩帶,布魯斯注意到他閃亮亮的眼睛,「你答應了?天啊,哦天啊,他答應我了!耶呼!」


彼得自顧自地跳起來轉了一圈,在大庭廣眾的學院走廊上高聲疾呼,布魯斯好笑地盯著他,彼得一把將他抱住,圈著他在格磚及陽光、微風構成的走廊下旋轉,彼得大笑,暖暖地。


「你不會開心的要哭了吧?」布魯斯道。


「這很值得我哭一場,」彼得貼在布魯斯頸側,還是沒停下笑容,「喜極而泣的確不是我的風格,但我得承認,我真的很高興。」


「Same here.」


 


 


01.


 


 


「歡迎來到.....」彼得替他們倆收了傘,搶先一步踏上台階,「我家!」


門前的燈很適時地閃了一下。


「呃,那盞燈大概要壞了,好像很久沒換燈泡。快上來啊,布魯斯,今天的主角不在派對怎麼開始。」


布魯斯拍掉彼得肩上的少許水珠,外頭的雨來的猝不及防,好險阿爾弗雷德提醒兩個孩子要帶傘,不然還未抵達帕客家,他們就要成了落湯雞。


「所以你到底邀請了誰?」布魯斯跟著踏進帕客家,食物的香味飄來,令兩人不自覺深吸了口氣,「一直神神秘秘的,也不讓我知道。」


「二哥,我們到了─」彼得朝裡頭喊道,「其實只有一個人,還是我二哥邀請的,然後有這個人和你在,我們一致認為不要再邀請別人好。順帶一提我大哥去出差,周末不會在家。」


「你是邀了哪家的人來,不會是韋恩家的死對頭吧?」布魯斯打趣道。


「當然不是,但我想你應該知道.....」彼得停在走廊和廚房的門前,「晚上好,哈利。」


布魯斯見到一人立在門前,才發覺那是哈利‧奧斯本,奧斯本現任繼承人。的確是一個布魯斯知道,且足夠份量的賓客,也難怪帕克兄弟不願再邀請閒雜人等,他相信哈利奧斯本不是個喜歡熱鬧的傢伙。


「晚上好,小彼得。」哈利靠在門框,襯衫的兩袖被拉起來捲在手臂,他還穿著馬甲,卻比以往布魯斯見到的放鬆許多,「以及許久不見了,韋恩先生。」


「許久不見,真高興在這裡見到你,奧斯本先生。」布魯斯上前與哈利握手,兩人不約而同地使用了正式稱呼,握手也是社交界最基本的禮儀,但當布魯斯同哈利對上眼時,卻一齊笑出聲。


「怎麼了?」彼得一臉懵地站在原地,看著平時不輕易見笑的兩人站在門廊下相視而笑。


「免去這些使人厭煩的禮儀吧,歡迎前來,布魯斯。」


「當然你也是,哈利,相信良好儀態這方面我們已經看夠了。」


「停─」彼得橫擋在兩個富家少爺的中央,語調不滿,「公子們請不要在帕克家使用上流語言,我和我哥都對這個過敏。」他誇張地吸吸鼻子,試圖將布魯斯的注意力拉回他身邊。


「哇哦,小彼得,我不過和韋恩家少爺來了例行招呼,你就不高興了?」哈利調笑道。


「你們站在這邊聊天也帶上我啊,我一個人在廚房忙活多寂寞。」彼得的二哥出現在哈利身後,及時地打斷他們的談話,「有誰餓了嗎?我們可以開始嗨啦!」


 


 


02.


 


 


有鑑於帕克家三個孩子除了中間名以外,都叫做彼得,哈利還為此嘲笑彼得許久。哈利偶爾會叫彼得的中間名安德魯,對於最小的則叫他小彼得。


「我父母大概真的太喜愛彼得這個名字,連續三個小孩都要這麼取。」安德魯口中嚼著雞肉依然能將話清晰地講出來,「一開始哈利叫一聲彼得三個人都回頭,我們也很困擾。」


「哥,這種事能別在這時說嘛。」經歷了從上桌開始就不斷被挖糗事的三十分鐘後,彼得終於忍不住了,「布魯斯在這呢,我得維持我帥氣冷酷的形象。」


「你有帥氣冷酷的形象嗎?」布魯斯難得打槍,又添了一碗義式燉飯,他曾吃過阿爾弗雷德做過的這道菜,卻從沒發現原來燉飯這麼好吃。


「布魯斯連你也.....」彼得沮喪了不到一秒,又立刻恢復過來,「至少我比起二哥還是帥氣的!二哥在高中時瘦弱又死宅,還有次以為隔壁街區的女孩情書是寫給他,結果人家是寫給大哥,要說多好笑就有多好笑。」


「哦,有這件事?」哈利來了興致,無視安德魯的抗議,「說來聽聽。」


「等等啊哈利,還有湯姆你,不要以為我不會─」


「不會怎樣?打我嗎?」彼得舉著插了生菜的叉子在空中揮舞,「有哈利支持我呢,我才不怕。」


「我也想聽,好像很有趣。」布魯斯也出聲,另外三人齊齊看向他,彼得大笑。


「壽星一票抵三票,不接受反駁意見!」像是被賦予了什麼重大使命,彼得一口將生菜吃掉,就著叉子開始他的發表。


 


布魯斯端起濃湯,明明是簡易的素食濃湯,還微冒著熱氣,他卻覺得喝起來極其美味,勝過五星級宴會的食物,樸實卻印象深刻。


他看著滔滔不絕的彼得,胃部升起的暖流擴散到全身,不自覺露出微笑。


很久很久了,他都要忘記這種溫暖的感覺。


過生日真好。


 


 


03.


 


 


飯後他們擠在沙發上,感到無比滿足。


「感謝二哥和哈利做的飯,真的很美味。自從哈利來了之後哥的廚藝一直在進步,個性也越來越像老媽了。」彼得攤在柔軟的坐墊中,身旁的布魯斯依舊坐的端正,「我都這麼誇你了,所以有甜點嗎,哥哥?」


「就這種時候會認真叫我哥哥,」安德魯擦著手從廚房走出來,彼得努力以鬆散的姿勢朝安德魯看,果不其然拿到了剛切好不久的蘋果派,「吃吧吃吧,反正也是做給你們的。」


安德魯將另一塊遞給布魯斯,派還熱著,散發肉桂及蘋果醬的香味。布魯斯起先嘗試似的咬了一小口,卻發現味道意外地對他胃口,身旁的彼得叼著派皮吃的不亦樂乎,他也就放開來大口咬下蘋果派。


「很美味。」他評價。


「真的啊,我嚐嚐,」哈利也跟著從廚房走出來,他扶著安德魯的手直接咬對方手中的派,安德魯也讓哈利就著他的手吃,「老實說我下午在看食譜時以為會失敗,沒想到第一次做就成功了,挺好吃的。」


「真高興你們喜歡,桌上還有。」


「我要再來一塊!」彼得早解決完手中的食物,迫不急待地起身再拿了一塊過來,「布魯斯,你還要嗎?」


「不了,你的胃還真大。」布魯斯手上的還解決不到一半,他正在努力中。


「放心,等下有的是時間吃,至於現在....」哈利輕巧地坐到沙發上,挨著布魯斯,安德魯一同擠進帕客家最大的沙發,四人肩抵著肩,「來拆禮物吧!先拆我的。」


哈利從小桌下拉出一個長方盒遞到布魯斯面前,盒子是素色的,體積不大卻有點沉。


「這是?」


「現在打開也無妨,應該說,我希望你現在打開。」哈利聳肩,彼得則一臉興奮。


「打開它吧,布魯斯。」


布魯斯打開紙盒,裡頭還有一層木製長夾,他抽出來,將木盒的蓋子掀開。


是一支Petrus,世界頂級的紅酒之一,價格不菲。


「這可真是....」布魯斯微笑,「非常有你的風格,不愧是奧斯本。」


「嗯?怎麼,這個很好喝嗎?」彼得還沒搞清楚狀況,「哈利送的東西肯定不差。」


「的確不差,可以說是太好了,這個拿來作為禮物會不會太貴重.....」


「心意到就好,」哈利道,「那麼事不宜遲,我去拿酒杯子。」


哈利翻過沙發,不過兩秒就拿了四只酒杯過來,安德魯都還來不及阻止,「等等啊哈利,他們才十八.....」


哈利用一副「那有關係嗎?」的眼神回覆安德魯,他還取來開瓶器,極迅速地替四人各倒了三分之一杯的紅酒。


「好吧,僅此一次.....」安德魯冗下肩來作為妥協。


哈利端起杯子搖晃後飲下一大口,安德魯知道照他這個速度喝下去,待會所有人都要遭殃,所以趕緊把酒瓶拿遠到哈利搆不著的地方。


 


安德魯的禮物是一台拍立得相機。


「因為之前聽小弟說你沒看過拍立得,我就弄了一台過來。」安德魯將包裝紙拆開,跟布魯斯介紹相機的功能,「現場可以照一張看看。」


「wow我很喜歡,謝謝。」


布魯斯迅速地朝彼得照了一張,彼得根本毫無準備,嘿嘿的傻笑被留存下來,布魯斯甩了甩剛拿到的相片,不理會彼得的抱怨。


「我會把它貼在我房間牆上,」布魯斯對照片很是滿意,「我很久以前就想把你的傻笑照下來了。」


 


 


04.


 


 


最終輪到彼得,他將帕克家的電視打開,站在沙發前方對三人清了清喉嚨。


四個人都有了些醉意,哈利喝得最多,安德魯不得不阻止他繼續拿著酒杯,兩個高中畢業的孩子也兩杯下肚,臉頰染上明顯紅暈。


「嗯,總之很高興大家今天前來參加布魯斯的慶生會,咳咳,」彼得握著遙控器像握著麥克風,故作正式地朝三人發表,「今天的壽星,布魯斯‧韋恩先生,眾所周知是一位聰明有禮、人見人愛的孩子,我特地為他剪了這支影片,除了紀念這是我們第一個一起過的生日,我還要說,今後的生日我都會陪你過。」


「算上我們啊,小彼得。」哈利舉著空酒杯對空高呼。


「當然,帕克家,還有哈利,今後都會陪你一起過生日。」彼得露齒而笑,「生日快樂,布魯斯。」


布魯斯沒有回應,僅對他們三人微笑,彼得按下了播放鍵。


 


「抱歉畫面晃動,我剛剛怎麼都調不好,而且燈光也不足,真是......好的,我現在錄製的是為布魯斯準備的生日影片,我是彼得帕克。在影片的一開始,我要跟布魯斯說,我愛你,遇見你很幸運。」


螢幕前,彼得悄悄握上布魯斯的手,對方沒有閃開,任由他這麼握著。哈利及安德魯相視而笑,他們專注於眼前的影片。


畫面一轉,彼得採訪了好多布魯斯身邊的人,被採訪者一一獻上祝福,包括彼得及布魯斯的朋友、小貓、Asa及阿爾弗雷德。


「布魯斯少爺,與彼得先生結識,這真的是再正確不過的決定。」畫面在晃,畫外音的彼得不小心笑場,「很遺憾韋恩先生及夫人沒有辦法見到這般景象,這幾年也只有我這個老頭子幫您慶生,您也很寂寞吧少爺。」


「放心吧阿爾弗先生,我保證我今年會讓布魯斯有個難忘的生日。」畫面中的彼得插話,阿爾弗雷德呵呵笑起來。


「那我就放心了,彼得先生。」阿爾弗雷德向鏡頭望來,布魯斯眼眶有些紅,他知道他的管家正透過鏡頭看他,那是老者慈愛又寵溺的眼神,「布魯斯少爺,恭喜您成年了,您也終於成為不愧對先生的優秀大人,我非常欣慰。今後我也會一直在您身旁,作為您的管家。」


「阿爾弗先生,你也是布魯斯的家人哦。」彼得說道,畫面被固定,阿爾弗雷德背過身擦了擦眼淚,跑進畫面的彼得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


 


最終畫面又轉回彼得身上,他獨自一人坐在房間內,朝鏡頭展開一本相冊。


「好啦,布魯斯,最後又輪到我了。」彼得坐在自己的床上,頭髮亂蓬蓬的,還帶著黑眼圈,「我手上的呢,是真正要給你的生日禮物,集合了這一年來我和你的所有照片,我還加了註解哦,這是你轉學過來的第一天被班上女生照的、這個是自然課分組活動的、還有這個是話劇表演的.......」


這時聲音突然小了下去,彼得在這個時候按下暫停鍵,從身後拿出了那本相冊。


「真的禮物在這裡,影片不過是增加樂趣的。」彼得搔了搔頭髮,有點不好意思,「雖然不像哈利或二哥那樣貴重,但我做了很久.....」


話還沒說完,布魯斯傾身過來,環抱住彼得。


「布魯斯?」


他少見這樣主動,彼得愣在原地,趕緊往旁邊瞟。安德魯錯開視線,對弟弟使了眼色,「你自己搞定吧,老哥就幫你到這。」


安德魯朝弟弟比了個讚,將攤在沙發上明顯醉過去的哈利抱起來,輕手輕腳地離開客廳。


「謝謝你....彼得。」布魯斯靠在彼得的肩上,小聲說道。


彼得輕輕回抱住他。


「布魯斯.....」彼得深吸了口氣,拉著布魯斯向後躺倒在沙發上,「我雖然平時話很多,但到關鍵的時刻,卻總沒辦法好好表達。所以我啊,這次會慢慢的跟你說,或許要用一輩子的時間才能說完,你願意聽我講嗎?」


「一輩子啊,很長呢.....」布魯斯趴在彼得的胸前,微微瞇眼,睫毛眨呀眨的,彼得就這麼看著,覺得有些心癢,「你想要用這麼長的時間告訴我什麼呢?」


彼得緩緩收攏手臂,撫過布魯斯的背脊,再到蝴蝶骨,再到頸後及耳側,最終停留在兩頰旁。他輕柔地抬起布魯斯的臉,看著布魯斯再次眨著眼睫,一閃一閃的。


他禁不住地吻上去。


 


我要用一輩子的時間告訴你,我愛你呀。


 


 


05.


 


這真的是布魯斯這十八年來最難忘的生日。


 


他在醒來後睜眼,發現彼得就躺在他身側,陽光從窗簾的縫隙透進來,讓他隱隱地覺得慌。已經許久了,他這般毫無防備地入睡,連身處何處都不自知。


彼得的房間很有他的風格,牆上的海報、地上的雜誌書籍、半開著的衣櫃,一切都與他在韋恩家的房間不同,這裡很有家的味道。


不知道阿爾弗雷德會怎麼想,如果未來彼得要進駐韋恩家,他一定會每天被老管家叨唸。


算了,這倒沒什麼關係。


 


布魯斯再次望向身旁的彼得,對方睡的正熟,嘴巴微開,手臂軟軟地他在他的腰側,氣息都要撲上來。


他很少見到彼得這麼安靜的時刻,記憶中的彼得總是活力十足,有時吵嚷的讓人煩躁,他卻從不會叫他閉嘴,他大概挺喜歡這麼囉唆的彼得,不然怎麼能忍受這麼久?


 


這樣想來,彼得真有許多特點是布魯斯以往少見的。


少了上流社會的短視近利,少了諂媚及勾結。彼得總是直來直往,他就像窗前的陽光這般照進來,在布魯斯還未發覺的時刻,一同照進了他的心。


直到現在安靜的時刻,他才後知後覺到,他無法自拔地陷進去了,沉浸在溫暖細柔的微光中,很舒服,很美好。


 


他愛著彼得,這就夠了。


 


 


情到深處不自知Fin.


 


 


 


 


感謝你看到這裡。


抱歉我還沒補完高譚(進度S2E03中),被圈內的文及視頻拖入坑了,表白所有太太們!不介意的話我很想眼熟你們,我想和你們做朋友啊!


一起挖掘蟲蝙萌點吧!


 

【少狼/權力的遊戲】Foresee

你的手速??天啊天啊天啊!!!!
这俩也太可爱了吧,你也把他们写的太可爱了吧!!!
我想抱抱你亲亲你转圈圈!

茉:

拉郎。


少狼 斯泰爾斯x權力的遊戲 玖健‧黎德


ooc慎入/私設有


沒看過少狼或冰與火之歌也沒關係,作者就隨便打打字。


點梗是 砂糖


照著這位小姐的想法來了w


 


 


 


 


斯泰爾斯百般無聊地坐在教室裡。


他盯著他的筆記本已經超過十分鐘了,還是沒研究出那一堆數學符號是什麼意思,明明是他親手從黑板抄下來的,為什麼他能看懂莉迪亞的筆記,卻仍看不出自己的字跡在寫什麼?


如果斯考特在,男孩大概會嘲笑說,「那就是你和莉迪亞的差距,天才,和一個.......」


「一個和狼人廝混的超高智商、酷到爆、在上週差點死了三次的斯泰爾斯,懂,差點死三次還都是你害的!」斯泰爾斯絕對會這樣回嘴。


可斯考特他不在,為什麼斯泰爾斯被留堂了他卻沒有?


這就得問問他們那令人討厭的化學老師了,那老男人,古板又無趣,只因為斯泰爾斯不小心扔偏了本來要丟給斯考特的紙條,那團隨堂測驗紙砸中艾莉森的背,而艾莉森正和斯考特冷戰,所以女孩回過頭來瞪了眼斯考特和斯泰爾斯,好巧不巧站在講台的化學老師—再次強調,斯泰爾斯心想,那老男人真是討厭極了—看到這一幕,他停下書寫黑板的手,用力地敲了兩下。白色的印跡留在上頭,斯泰爾斯知道他完蛋了,那印跡很深,代表老男人在生氣,非常、非常地生氣。


「是誰扔的?」老男人沉聲問,如禿鷲般的視線掃過艾莉森、斯考特,以及斯泰爾斯。


艾莉森,那個可愛的女孩,那個讓斯考特傾心的女孩,她抿了抿唇,用餘光去瞥斯考特,再轉向斯泰爾斯。


斯泰爾斯嘆氣,「是我,真可惜我扔偏了。」他以輕鬆的語調說道,承受住老男人銳利的視線。


「哦,是嗎,親愛的斯特林斯基先生。」老男人的聲音真是世界上最難聽的噪音了,斯泰爾斯有那麼一瞬間的衝動想把耳朵捂住,「放學後留下來,不準有異議。」


「是的,長官。」


 


 


 


這就是原因了,斯泰爾斯孤零零一人待在教室裡的原因。沒有斯考特,他原本想留想來陪斯泰爾斯,卻被老男人嚴厲地趕出去,斯考特在出教室前還特地塞了一包薯片到斯泰爾斯手中。你可真是個好兄弟啊,斯泰爾斯心想,不太甘願地找了角落的位子坐下。


斯泰爾斯坐得離門口很近,他打算留堂時間一結束就衝出教室,今晚再也不用看見老男人的面孔。化學老師只同他待在同一個房間不到十分鐘,就宣布認輸走出教室,離開前他放下一句話,「你敢偷溜,我是說你真的敢,斯特林斯基先生,我會知道的,並且我會讓你接下來的每一天都留堂,完成我交代的作業。」


「當然,我會待著的,我哪兒都不去。」斯泰爾斯平板地回應,仍在研究他筆記本上的鬼畫符,接著他讓時間過去,腦袋放空,什麼也不想。


斯泰爾斯的腦袋整天轉呀轉的,怎麼也不會停下。他忙著煩惱狼人、吸血鬼、超自然生物,還有圍繞在他身邊的那些惱人事,例如怎麼當上球隊首發隊員,或是怎麼約莉迪亞出來看電影,又或是如果在街上碰到了德瑞克該怎麼逃跑。他需要思考的事情太多,可斯泰爾斯放任自己清空腦袋,就三十分鐘,不去理會那些追在後頭的麻煩問題,做個清爽的斯泰爾斯,做個普通的青少年。


 


 


這位普通的青少年沒做多久就被打斷了,有人開門進來,不是剛離開的老男人,是位青少年,斯泰爾斯沒見過他,挺奇怪的,他很少在比肯山遇見他沒見過的人。


青少年打開教室的後門,就在斯泰爾斯旁邊,他探頭進來,掃了一圈才對上斯泰爾斯的視線,接著他有些猶豫地退回去,正要關門前卻被斯泰爾斯叫住。


「嘿,你!」斯泰爾斯一直都很友好,「怎麼回事,你需要幫助嗎?」


少年墨綠的眼瞳眨了眨,他看起來年紀很小,至少不是高中的年紀,頭髮有些亂,髮尾翹著卻讓斯泰爾斯有種想摸上去的衝動。他站起來,走到少年面前。


「嗯.....抱歉打擾你,我似乎迷路了。」少年帶著特殊的腔調,仰頭直視斯泰爾斯。他的眼睛真漂亮,這是斯泰爾斯沒說出來的讚美。


「你要去哪?你是高中生嗎,新生?看起來不像。」斯泰爾斯舔舔嘴唇,往走廊左右張望,除了他倆外似乎沒人。


「圖書館,我姊姊梅拉約好在那裡等我。她才是這所學校的新生,我不是。」


「很好,我想我可以帶你過去。」斯泰爾斯迅速收拾好東西,把筆記本跟鉛筆往包裡丟,還有那包沒拆開的薯片,「梅拉?還是沒聽過這名字,你幾年級?」


「九年級。我姊姊十一年級。」


「我也十一,所以你們是新搬來的?不然我不可能不知道。」


斯泰爾斯帶著少年往教學樓的另一端走,圖書館一直都不是斯泰爾斯喜歡去的地方,可這是一個機會,一個可以擺脫留堂的機會。


「是的,我們昨天才到。」少年報上一個住址,與斯泰爾斯家只隔兩戶,「她今天來辦入學手續,明天才開始正式上課。」


「我瞭解,」斯泰爾斯轉了個彎,上樓,再轉彎,「嘿,所以你是黎德家的,你父親昨晚有來我們家打過招呼,我記得,你是......」


「玖健,玖健‧黎德。」少年說道,再次將視線往斯泰爾斯身上擺,「你就是警長的兒子?」


「沒錯,請叫我斯泰爾斯,或許我們更熟一點,你可以叫我天才、救世主、比肯山最幽默的人,或是—」


「一個被留堂的天才?」玖健猶豫地打斷他。


「哦拜託,那只是個小小的失誤,你我都知道偉大的人總得經歷一些考驗。」


「是的。」玖健聳聳肩,他已經看見他尋找很久的圖書館大門,梅拉‧黎德就站在大門旁交叉著手,當她看見玖健和斯泰爾斯時才放下的手臂,小跑步往這方向來。


「看來你已經見到你姊姊了,真可惜,我還想能帶你多繞一會。」斯泰爾斯說道,推了玖健的後背一把,「去吧,騎士的使命就到此,迷路的王子殿下。」


「所以你現在又成騎士了?」玖健微笑,「那麼謝謝你,斯特林斯基子爵。」


「是斯泰爾斯。」他微笑著瞇了瞇眼。


「當然了,謝謝你,斯泰爾斯。」


玖健和梅拉親暱地擁抱後,他們挽著手臂離開。斯泰爾斯掏出吉普的鑰匙往停車場走,他等不及要跟斯考特分享他最新的經歷,以及向斯考特形容他剛認識、擁有著全世界最好看綠眼睛的少年,他的新朋友。


「兄弟你不會想錯過這段故事的!」斯泰爾斯迅速地在手機上敲出訊息,送出給他毛茸茸的小怪物


「怎麼說?」毛茸茸的小怪物回復給羅賓


「我、剛剛、碰見黎德家的人了,他們真是天殺的好看!」羅賓驚嘆,「明天食堂的中心就圍著他們了,賭不賭?」


 


 


 


黎德家兩個孩子的到來的確在校園內掀起一陣旋風。


男孩們討論著梅拉‧黎德漂亮的黑色捲髮,斯泰爾斯一早就在現代語文課碰上她,他們同堂上的課還有物理學及經濟學,梅拉在進教室時朝斯泰爾斯眨眨眼,快速朝他走來並在斯泰爾斯前方的座位坐下。


斯泰爾斯倒吸一口氣,因為整個教室的視線都聚集過來,他不知所措地盯著同樣僵住的斯考特(「這是怎麼回事?!」斯考特無聲地說。「我也不知道啊!」斯泰爾斯無聲地吼回去。」),然後他倆再一起回看梅拉。


「斯泰爾斯,對吧?」梅拉朝斯泰爾斯伸出手,斯泰爾斯幾乎能聽到教室內的所有男孩都在咬牙切齒地罵髒話,「謝謝你昨天幫了我弟弟,他一直提起你。」


「唔、嗯,是嗎,哈那只是小事,別放在心上。」斯泰爾斯回握梅拉的手,僅接觸三秒又放開,「他提起我?我想我的確讓人印象深刻。」


梅拉笑著點點頭,接著老師進來,開始上課。斯泰爾斯也在同時間在心理記數,度過他最難熬,也承受最多視線的五十分鐘。


 


 


「你是怎麼辦到的?」斯考特在坐下時朝斯泰爾斯說道,斯泰爾斯手一抖,差點把剛點的可樂打翻。


「你指什麼?」他裝傻,試圖再往角落擠一點,躲避那些似乎要殺了他的視線。


「那女孩第一個跟你說話,跟你握手,還跟你笑了!」斯考特的聲音被掩埋在食堂嘈雜的聲響中,斯泰爾斯抬頭,看見人群以梅拉為中心築起一道高牆,真誇張,她在中間還怎麼呼吸啊?


莉迪亞顯然也處在暴風中心,還有艾莉森。莉迪亞似乎在下課時間就重新打點好她的人際關係,漂亮的女孩若不是被莉迪亞接受,就只有被排外的份。


「我不知道,夥計,我真的不知道。我只和他弟弟相處了十分鐘,而且幾乎都是我在耍蠢,我敢說我給他們的印象一定沒多好。」斯泰爾斯咬著他的飲料吸管,他的薯條都涼了,躺在餐盤裡讓斯泰爾斯的叉子蹂躪,「而且玖健,我是說那個弟弟,他簡直跟梅拉一樣漂亮,有著相當引人注目的眼睛,還有淺金色的頭髮,看起來很軟,我差點就要摸上去......」


「哦天啊,不會吧,斯泰爾斯你又來了。」斯考特嘆道。


「什麼?」


「那個表情,就是那個你現在做的表情,這代表你麻煩大了。」


「哈,拜託。」斯泰爾斯拿薯條丟他,「說清楚點!」


「你第一次看見莉迪亞就是那個表情。癡迷,為某人傾心,那種瘋狂的迷戀。」斯考特說得緩慢,同時看著斯泰爾斯的叉子掉回盤子裡,「你愛上黎德家的人了,不管是姊姊,或是弟弟,那都很糟糕。」


「是嗎,我看不出哪裡糟了。」斯泰爾斯的聲音有點抖。


「你好自為之吧,兄弟。」斯考特上前拍了拍斯泰爾斯的肩膀。


 


 


 


第二次見到玖健‧黎德時,斯泰爾斯相當狼狽,在比肯山的樹林,又一次,差點丟掉自己的小命。


德瑞克和斯考特早就變身跑走了,留下斯泰爾斯,和他快要解體的吉普。斯泰爾斯的吉普發出不詳的聲響,他敲打著方向盤希望這寶貝能堅持久一點,「我發誓我這次活下來就送你去修理廠,拜託來啊,給我發動。」


斯泰爾斯在發抖,這是當然,他害怕的不得了。方才見到的怪物還抓了斯泰爾斯一爪,現在上臂的傷口還隱隱作疼,可他沒有時間包紮,他只想盡快離開這陰森森的樹林。


吉普終於發動了,車燈亮起,光線不充足,但也足夠讓斯泰爾斯找到回去的路。他踩下油門死命地提升速度,就在他要衝出樹林,又或是要失控撞上某棵枯木前,他瞥見了人影,這讓斯泰爾斯立刻扭轉方向盤踩剎車,輪胎在地上滑出長長的印跡,他停下來,發現玖健就站在那裡,夜晚中轉為暗色的眼睛看過來。


玖健的雙眼反射著光線,一明一滅地,在森林中格外顯眼。斯泰爾斯探出頭來,敲了敲車門。


「玖健!這個時間點你怎麼會在這裡?快上車,我送你回去。」


「又是一樣的場景,我想,我迷路了。」男孩迅速承認,可斯泰爾斯知道,他在說謊。


警長的兒子總能看出誰在說謊,不用聽心跳也能


「好吧,我送你。」斯泰爾斯沒有追究,他看著玖健爬上副駕駛座,他幫忙把原本堆著的雜物清開,「你有沒有.....聽到一些聲音?」


「例如?你的引擎聽起來怪怪的,我想應該要修理一下。」


玖健繫上安全帶後斯泰爾斯再度發動車子,他們很快駛出樹林。


幾分鐘後他們在平坦的柏油路上,往市中心前進。斯泰爾斯的車只有收音機和卡帶可以播,他隨便轉了一個電台,卻又因不合胃口關掉。


玖健在他切換到第三個頻道時開口,「你在流血。」


斯泰爾斯看了眼自己的手臂,「是啊。我被大貓咬了一口,真疼。」


玖健看來也不相信這古怪的藉口,但他從後座拿起斯泰爾斯的背包,藉著路燈往裡面翻找。


「我幫你,別動。」玖健拿著斯泰爾斯的毛巾壓上去,把血跡擦掉,斯泰爾斯誇張地喊出來。


「疼、疼!」


玖健把斯泰爾斯的袖子撩開,半個袖管都被血浸濕了,玖健還找到了生理食鹽水,他倒在傷口上幫斯泰爾斯清理。


「挺熟悉的,嗯?」斯泰爾斯放一半的專注力在開車,另一半在注意玖健的動作,「我其實有點怕血,不是特別怕,但血一多我就會暈.......謝了,把那些擦掉真讓我好了些,但別弄上我的車子!血跡很難清的.......」


「看來你比我熟悉這些。」


「比肯山的孩子嘛,再加上我坐不住的個性,這點小傷不算什麼。」


「嗯。」


玖健完成了簡單的包紮,至少沒讓傷口露在外頭。斯泰爾斯光憑感覺也知道自己手臂上的印子有點深,不好好處理的話可能會留疤,但已經不流血了,這都多虧玖健的幫忙。


車程不長,斯泰爾斯卻挺享受和玖健待在一起的半小時。


就像斯考特說的,斯泰爾斯被黎德家的孩子迷住了。玖健撐著頭看向窗外,不介意斯泰爾斯的目光,也不介意男孩叨叨絮絮地講話。


「......所以你願意說說為什麼你會一個人出現在樹林嗎?還是這麼晚的時間點。」


「有點事情想研究。」玖健答的簡短。


「好吧。」斯泰爾斯點點頭,將車子停在玖健家門前的路上。


玖健沒有立刻下車,他解開安全帶,轉了半個身子面對斯泰爾斯。


「那麼,謝謝你送我回來,斯泰爾斯。」


「我的榮幸,王子殿下。」斯泰爾斯笑著回答,再次搬出他的頭銜,「注意安全啊,別在晚上靠近那片樹林。」


「我會的,還有......」


玖健將視線移到斯泰爾斯的手臂上,停頓幾秒,他接著說,「我很抱歉。」


「怎麼,這是我自己弄傷的,你不用為此負責。」斯泰爾斯有些困惑。


「嗯,但還是很抱歉。」


玖健上前抱了斯泰爾斯,男孩很瘦,斯泰爾斯能輕鬆地環住。


「嘿,這是為什麼?」斯泰爾斯的疑惑更深,但他接受玖健的擁抱,他正好需要一個人能止住他的顫抖,當玖健的身體貼上來時,他先前的恐懼一掃而空。他感受著懷裡的存在,只覺得冰冷和害怕被驅離開,只剩下單純的溫暖,以及美好。


這個擁抱很美好,斯泰爾斯會永遠記住。


 


 


「晚安了,斯泰爾斯。」玖健說到,向後退開。


斯泰爾斯目送他打開車門,安全地回到家裡。二樓的窗戶通通拉上了窗簾,但上頭似乎有人在觀看,可能是黎德夫婦,又或是玖健的姊姊?


斯泰爾斯沒去深究,他發動吉普,自己的家就在車程一分鐘可以到達的地方,他握上方向盤,忽然間感到有什麼不對。


疼痛感消失了。


斯泰爾斯一把將手臂上綁了結的毛巾拆下來,傷口暴露在空氣中,已不再流血,斯泰爾斯不感到疼,一點都不。可那敞開的撕裂痕跡還在,淺色的肉向外翻開,卻沒有先前血跡斑斑、不斷刺痛的模樣。斯泰爾斯接下來可能連縫合都不用,這個傷口會好的,他這麼確信。


 


 


「晚安了,玖健。」斯泰爾斯輕聲地,朝空無一人的車內說,也朝自己說道。


接著他打開谷歌,敲下按鍵。


搜尋關鍵字:黎德家族


 


 


 


END.


大概沒有售後服務((笑


我還在猶豫要打什麼tag.....


 


 


 


2018.03.24